股市行情

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气运之主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评价
    临天看到了徐翰林,这是不知不觉间的事情,只是此时他才现,当时自己是多么的幸运。﹏ 雅文8  w=w=w`.-y=a-w-en8.com

    不过临天仍旧是没有穿过迷雾,因为他自己知道,自己还在梦中,只是看到的东西,还是打破不了。

    他没有办法干煸剧情,更加没有办法,让自己醒过来,只能再走一遍自己曾经的路。

    徐翰林站在了舞台的中央,拂袖而立,缓了缓说道:“好一《叹清明》,今日的文比,相信大家也都看在眼里,不用过多解释了,胜者为两府书院丁班!”

    “哈哈,临天好样的!”拓飞此时已经激动得不行,在台下大声说道。

    之前还对临天有质疑的人,此时也无话可说,功名诗,就是最好的证明。

    文家三子此时的表情,有些阴郁,文厚德曾经说过,一定要处处压住临天的文位,这可能关系到家塚的运势,这也是文家一个天大的秘密,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从临天离开文家之后,就已经压不住了。

    王明没有说话,此时他也不能说话,从来没有这般丢脸过,临天此次这么正面的一记耳光,让他现在心中有些仇恨,死死的盯着临天。

    徐翰林来到了临天的身旁,说道:“临天小友,是吧?”

    临天赶紧行礼,回应道:“学生临天,见过翰林大人。雅文﹎8 ﹏ w·w·w`.-y=a·w-e=n·8`.-c-o·m”

    “恩,不必多礼,此《叹清明》甚好,已成功名境,童生之资能达到这个水准,实属不易,不知这运图稿,可否赠与徐某?我将把它递上翰林院,下个月的《大玄典籍》,想必定有你一名。”

    临天大惊,能选入《大玄典籍》的诗句。那可是整个大玄国的骄楚,入了《大玄典籍》那才是铭传万里,得众人瞻仰,文修之后的功名境。都是以诗文入选《大玄典籍》为目标的。

    临天赶紧谢道:“多谢大人,若大人喜欢拿去便是.”

    徐翰林满意的点了点头,似乎有些笑意,大手一挥:“便把那运图,收在了手中。”

    沧州府尹在后面。好像突然反映了过来,拍起了大腿,走上前来:“徐翰林啊,你这手可真够快的啊!你身为大玄翰林院学士,这样做事情,是不是有些不妥啊?“

    徐翰林装着糊涂,说道:“哦?有什么没问题吗?“

    沧州府尹无奈的看着他,说道:“你这分明就是……唉,我可是知道,上报大玄典籍哪用得着原文?你分明就是‘抢’嘛!”

    “哈哈。府尹莫要说笑话,这怎么是抢呢?这分明是临天小友赠与在下,凭我的身份,怎么可能抢,你说对吗,临天?”徐翰林有些狡猾的看着林天。>> 雅>文8_﹎  w=w`w=.`y=a=w·en8.com

    临天浑身冷汗,他可不想两边都得罪,赶紧说道:“回大人的话,方才徐翰林却是说过,想要这原稿。晚辈也确实赠与了大人。”

    徐翰林听后,心中颇为满意,点了点头,说道:“恩。不错,资质甚好啊,哈哈,怎么样,府尹大人,你看吧。我并没有撒谎。”

    沧州府尹心中一阵肉疼,方才没有反映过来,这是多好的一个机会啊,功名诗的原稿,那可不是一般就能得到的,若有这样的诗词在手,那可是传家之物了。

    沧州府尹看向临天,有些惋惜的说道;“临天啊,你可要想好了,那可是功名境界的诗句啊!就这样送人了,岂不是可惜,莫要碍于他翰林的面子,我给你撑腰!”

    临天满脸黑线,此时有些进退两难,他两面都不能得罪,但也是说不出话来。

    徐翰林笑骂道:“好你个沧州府尹,见到我先得手了,心里不痛快,非要让我放点血是吧?”

    沧州府尹斜眼看了看徐翰林,说道:“这我可没说,不过我想,以你当朝翰林学士的身份,总不会白拿人家的东西。”

    徐翰林笑了笑,说道:“好,我徐某人也不是奸邪之辈,临天小友,不知你可有什么想法,我可以为你完成,或者物件也行,我这里有上好的文房四宝。”

    沧州府尹怒道:“什么文房四宝?这怎么能和一功名诗相提并论?”

    临天愣了愣,他没想到,自己的一诗竟然这么有价值。

    他并没有马上的开始说话,心中想了一会,说道:“两位大人学生甚是钦佩,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既然翰林大人说了,那学生斗胆,不知翰林可否在沧州期间,指导学生几日?”

    临天刚说完之后,众人愣了一下,好像临天的话语有些惊人。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好句啊,有道理!”

    “想不到这临天,竟还是语出惊人啊!”

    徐翰林有些满意的说道:“呵呵,好一个‘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想不到你一个童生,却有此等见识,此乃真正的君子之言论!”

    临天说完后,心中也是知道,他是本能的说出这句话,记忆里的前世,就是这样说的。

    沧州府尹有些惊讶的同时,还是有些痛惜,说道:“临天,你当真什么都不要?”

    临天拱手,说道:“晚辈什么也不要,只求能得到大人的教诲,足以!”

    沧州府尹听后,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徐翰林很是开心,说道:“好样的,我在沧州还要住上几日,我就借住在沧州府尹的府上,这几天,你可每天下午过来找我,聆听教诲。”

    “多谢大人,学生谨记。”临天拱手谢过。

    随后,沧州府尹大声说道;“今天的清明文会,甚是精彩,得功名诗词出现,望以后尔等更加努力,为大玄国增填人才,今天就到这里吧。”

    随着沧州府尹的话完,今天的文会也就结束了,临天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告别了沧州府尹和徐翰林两位大人,来到了拓飞那里。

    拓飞有些热泪盈眶,见到临天过来,就像见到了亲人,露出一副要死的摸样,说道:

    “临兄,你可真是我拓飞的恩人啊!太感动了!”说完,就要冲上来拥抱临天。

    不知为何,临天再次蹦出来那句:‘红颜翻云覆雨中’,浑身鸡皮疙瘩落满地,赶紧阻止了他。

    “哈哈,拓飞兄不必如此激动,这些都是应该的,毕竟我也是丁班的一份子,若是有人在头上拉屎,叫都不敢叫,那不是君子所为,更不是我临天。”

    此时他说的声音略微有些大,旁边有些丁班的学生,本来还想凑过来与临天攀谈,拉近关系,献献殷勤,但是听到这句话,全都面色微红,好像还有些羞愧,尤其是之前还对拓飞有想法的人,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