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行情

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神枪泣血 > 第九百零四章 给脸不要脸
    吴少业模样癫狂,如是蝙蝠侠之中大反派小丑一般,只不过吴少业并没有人家小丑那般沉着与高智商,只有那盲目的癫狂罢了。雅文8  w`w`w=.`y·awen8.com

    若是论魔性和邪性,谁能够跟一个凶残屠戮整个星球所有生灵的魔神兰绝尘相比。

    “年轻人,你的想法很危险。”兰绝尘嘴角划开诡异的弧度,身上自我束缚的枷锁开始崩碎,掉落,邪气凛然。

    “一条初神境从未见过世面的咸鱼,散出一股令人恶心的腥臭味,你有什么资格跟我面前嚣张。”吴少业不屑道。

    “噢?!”兰绝尘不再言语,缓步前行,朝着吴少业走去,脚踏实地,如踏峰破浪,无形的伟力冲击人们的心脏。

    每每踏出一步,兰绝尘的气势就攀升一倍,如虹气势,顶天立地,不过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却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伟岸之感,逼人威势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

    “我想起来了,是他!是他!原来是他!五只闯入的小肥羊之一!”

    “是了!我也想起来了!他好像也没有出过手,真是难得一见。”

    “哦豁!有好戏看了!”

    “彗星相撞?!”

    “……”

    吴少业听到众人的谈论更是对兰绝尘十分的不屑,被称之为小肥羊的修行者,尽是砧板上的肉,任由强大势力宰割,这样的人凭什么在自己面前嚣张!

    “小子,你很狂,不过是一只待人宰割的肥羊,你有什么资格在我吴少业面前嚣狂,我可是天神境的大能力者!你这么着急着投胎,我就大善心送你一程!”吴少业狂傲道。

    话落,吴少业瞬间暴气,一股强霸狂暴的气息冲天暴起,暴虐的天地灵气,霎时间惊动了整个第八城市。

    天神之威。一怒崩天!

    “坏人死于话多。”兰绝尘邪异一笑,双手虚空一抓,蝎刃幻化而出,紫色幽芒流光溢彩。

    “我要来取你的性命了。温馨提示,当心脖子。”

    话落,兰绝尘凭空消失,不留一丝痕迹,消失得无影无踪。气机全无,令人无法锁定。

    吴少业冷冷一笑,双手快结印,右脚抬起,猛地跺地,一道道无形的能量波以圆球的方式36o度扩散,以为可以捕捉到兰绝尘的气机。

    “嗯?!”

    吴少业忽而感觉脖子一凉,未等吴少业反应过来,“叮!”一声响,吴少业的脖子迸处出璀璨火花。蝎刃抹了吴少业的脖子,毫无作用,如是抹在了坚硬的金属上。

    这一刻吴少业扑捉到了懒觉的气息,双手出动,闪烁金光,伴随着一阵阵兽吼,双虎出笼!循着兰绝尘的气机而去,奈何慢了一步,兰绝尘早已逃之夭夭,百分百攻击力打在空气上。> 雅文吧>_ ﹏﹎ w-w-w=.-y`a-w-e·n·8·.·c-om令吴少业气得快要吐血。

    “鼠辈尔,敢否与我正面一战!”吴少业冷哼道。

    吴少业欲要用低级的激将法将兰绝尘逼出来与他正面对战,兰绝尘是何许人也,岂是这般入套。

    “中阶天神境巅峰的大能力者。以高阶压人,以力欺人,竟然如此厚颜无耻的说出这样的话,若是你封印修为,跟我同阶位相战,我何惧之有?!”兰绝尘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奈何只要兰绝尘没有攻击,吴少业便无法扑捉到兰绝尘的气机,兰绝尘就像是融入了这片天地一般。

    “哼!”吴少业冷哼一声,“以你手中的两把水果刀还想割破我皮肤?”

    “是吗?”

    话落,蝎刃毫无任何阻力的洞穿了吴少业的心口,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窟窿,透心凉。

    “啊啊啊……怎么可能?!”吴少业嘴角溢血,双手挥动,对着四面八方汹涌,乱拳之下,虎影漫天飞舞怒啸,虎啸震天。

    “出来!给我出来!”

    “鼠辈!”

    “咸鱼!”

    “垃圾!”

    “……”

    吴少业恐惧了,他回想起了自己在成神之路上的那种感觉,那种被支配的深深恐惧。这一刻,吴少业心中竟然涌出了一丝回忆。

    “怎么,吴大少,你怕了?世间,没有什么不可能,咸鱼亦能翻身,肥羊或许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接下来,让你感受一下,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话落,吴少业只觉眼前一花,兰绝尘凭空出现在他面前,兰绝尘双眸符文涌动,勾勒出一道道晦涩深奥的符文,吴少业双眼与兰绝尘对视的一刹那,就再也无法移开目光,吴少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来,细数你的罪孽吧。”兰绝尘语气冰冷空洞,没有一丝感情波动,脸上邪异的笑容,如是来自幽冥地狱的恶魔一般,魔鬼般的笑容,邪异凛然。

    “啊啊啊啊……”

    吴少业忽而凄厉的抱头惨叫,浑身青筋暴起,脸部表情无比扭曲,双眸瞳孔黯淡下来,死灰升起,死气暗生。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我没有错,我并没有错!

    都是你们的错,一切都是你们的错!成神之路……成神之路……神之子……神女……都是你们的错!

    我没有错,我并没有错!

    错的是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裸的世界,错的是你们自己太弱了!

    你们活该被我女干杀!

    谁叫你们不听话,我可是吴少业!

    谁叫你们这么贱,生得这般诱人漂亮!

    哈哈哈哈……

    是你们错了!

    我!没!有!错!

    ……”

    兰绝尘无言,蝎刃在兰绝尘双手间欢愉的跳动,闪烁绚丽的幽紫色光芒,如是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雅﹏文吧  w-w·w`.-y=a`w-e·n8.com

    “你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你活得太痛苦了,就让我送你上极乐世界吧,阿弥陀佛,无量天尊。”

    兰绝尘双手举起,在众目睽睽之下,欲要斩杀吴少业。

    “住手!”

    “竖子尔敢!”

    “……”

    兰绝尘浑然不觉一般。人们只觉双眼闪过一抹紫意,吴少业停止叫喊,身体僵硬站在原地,兰绝尘却已经缓步走向泣血她们。不过几秒钟,吴少业身上闪烁紫光,如同积木一般,瞬间溃散掉落,血色妖艳的地狱火熊熊燃起。伴随着一阵阵凄厉的灵魂惨叫声,吴少业肉身连同灵魂一起被烧成了灰烟,随风飘逝。

    尘归尘,土归土。

    整个战斗的过程不过两分钟,从冲突到结束不过五分钟,死了五个中阶天神行者侍卫,连同吴少业自己也被兰绝尘用两分钟的时间,轻描淡写的镇杀了。

    吴少业的其他侍卫们惊恐万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么一个结局,他们从未想到过有谁敢动第九城市三巨头之一吴家的天才——吴少业。吴大少爷。

    “该死!杀了那小子!”

    “上!”

    “杀啊!”

    “……”

    剩余的侍卫们了疯一般,双眸通红祭出自己的本命神兵,施展最强的攻伐,以毁天灭地之势,碾压而来。

    “哼!找死!”

    “我的男人由我来守护!”

    花绮罗双手一张,虚空中伸出数十条藤蔓,对着狂的侍卫们狂抽,无论是神兵还是攻伐之术,无论是盔甲还是肉身,只要被抽打中。皆被抽成碎末,散落一地。

    “啪!”

    “啪!”

    “啪!”

    “……”

    一分钟不到,所有的侍卫尽数丧命在花绮罗的藤蔓狂抽之下。

    “吼吼吼……”

    “妖孽!你休得放肆!”

    “真当我吴家无人不成!”

    “……”

    话落,一个千丈幻影浮现在上空。幻影是为一个半死不活的鹤老者,老者怒冲冠,双眸怒火熊熊,对着兰绝尘他们一行人伸出巨指碾压而来。

    兰绝尘他们被束缚在了原地,无法动弹半分,眼看就要被巨指给戳死。兰绝尘只觉眼前一花,让石的身影出现在花绮罗身前。

    “兰执事,你还真是如同档案之中所说的那般顽皮。”让石无惧鹤老者的巨指,转过头对着兰绝尘调侃道。

    兰绝尘习惯性的耸了耸肩,现自己恢复了行动能力,很是无辜道:“让老场长,你可真是误会我了,这是他们自己作死,我一向不主动找麻烦,因为我怕麻烦,可是麻烦总是来找我。”

    “唉……”让石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眼看鹤老者的巨指已经临近,“轰轰轰……”巨指未到,大地就已经被压出了一个巨大的指印,恢复行动能力的兰绝尘一行人身处巨指所笼罩的范围下的最中心,不过他们丝毫没有要逃难的想法,不少未来得及逃命的修行者被碾压成了肉饼。

    因让石老场长在,兰绝尘他们丝毫不受任何的影响。

    “呼呼呼……”巨指指风剧烈,吹得兰绝尘他们的头风中狂舞,衣着猎猎。

    眼看就要碾压兰绝尘他们一众人,让石这才缓缓的举起手,伸出一指与那数十丈的巨指相碰撞。

    “崩。”让石口吐一字。

    巨指应声崩碎,骨血四溅,伴随着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迅蔓延到鹤老者的手臂,鹤老者愤怒的咆哮,右手一挥,壮士断腕。

    百丈手臂凌空崩碎,以至于天空形成了人工血雨,浓郁的血腥味快的弥漫。

    “吼!你是谁?”鹤老者愤怒的吼叫道。

    震得兰绝尘他们的耳朵只麻,让石不由得扣了扣耳朵,缓缓开口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他们你惹不得,动不得,杀不得。”

    鹤老者听到让石的话,怒极反笑,寒声道:“你算老几,这小子杀了我们吴家那么多人,而且还有我们吴家最后潜力的年轻人之一我的孙子吴少业,你竟然要我收手?

    如果换做是你,你会收手吗?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让石听到鹤老者的话,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吴少业所做过的那些事情,他皆可以一一点出,吴少业是怎样的一个货色,让石都认为死不足惜。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种话,其实都是骗小孩,骗弱者的一个大谎言,吴少业做了那么多恶事,也不见得他偿命了,只是这一次他踢到了一块钢板上,然后被钢板压死了。

    “道理我们都懂,可是你又能怎么样?若是你们吴家还想在罪恶之城混下去,最好适可而止,否则后果自负。老夫给你一个善意的提醒,我们皆是地下角斗场的人。”让石似乎并不像造就太多的杀孽。

    “地下角斗场又如何?!这一行人今天必须死,我不相信贞德大人会为了这一行人跟我们吴家过不去,贞德大人的责罚我们都认了便是!

    今天,你们地下角斗场必须给我们一个合理交代!

    否则我们吴家跟你们没完!”鹤老者愤怒的咆哮道,丝毫没有给让石一点脸面,这可把让石搞得很是不开心,很是尴尬。

    典型的给脸不要脸,让石多年不出世,还真是有人把他给遗忘了。

    “让我地下角斗场给你们吴家一个交代?真是蹬鼻子上脸,给你一点阳光你就灿烂,若是老夫给你一个破筐你岂不是要下蛋?!

    我地下角斗场做事无需给任何人,任何势力解释!

    你想要一个合理的解释是不是?!

    好!很好!老夫就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让石语气变了,冰冷刺骨,杀气昂然。

    只见让石伸很出右手,对着虚空一挥,“啪”一声巨响,鹤老者千余丈的法身被让石狠狠拍飞,撞在了石壁之上,灰头土脸,左脸浮肿,红彤彤的是手掌印显得鹤老者如此的狼狈不堪。

    “吼吼吼……”鹤老者怒不可歇,内心的怒火犹如亿万年未喷的火山,一次性的全都爆了。

    鹤老者巨掌压下,铺天盖地,遮天蔽日,掌中有乾坤,交织着暴虐的雷电法则,隆隆作响。

    “智障!给脸不要脸!”让石狠狠骂道。

    只见让石反手一挥,鹤老者的巨掌随着崩碎,又是一场倾盆骨血之雨落下,伴随着鹤老者一阵阵愤怒的咆哮声。

    崩碎的手臂处,以很快的度生长出心的手臂。

    让石可不想再和他废话,冷冷一笑,伸出右手,对着鹤老者虚空一抓。

    “再见。”

    鹤老者千余丈的身体被一股无形的伟力瞬间挤爆,一场更大的骨血之雨落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