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行情

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重生超模 > 214.第二百一十四章
    《夜半歌声》是萧碧清时隔三年,再一次接下来的时代剧,导演也是萧碧清的老熟人、华夏顶尖的文艺片大师杜永华老先生。雅﹏﹎文>>8 ﹍ w-w`w=.·y-a`w-e`n`8-.·com

    整部片子的大多数戏份都集中在女主角身上,勉强能够算上男主角的明喻加起来的镜头也不过二十分钟——这还是包括了出镜一只手的。

    毕竟明喻并没有办法腾出太多的档期来拍摄这部电影,所以在六月上旬,整个剧组就专门先拍摄了明喻的戏份,等着接下来再拍摄其他演员的戏份。

    一年前,明小玉刚进《安厉》剧组的时候,那演技真是让许导郁闷至极。平均ng次数已经达到了四五次,直到后来拍戏拍到一半,他的演技才被许导慢慢磨炼上来,而到了最后杀青的时候,演技更是有了极大的突破。

    也得感谢许易宗一年前的鞭笞指导,如今的明小玉再来拍摄这部《夜半歌声》,那演技虽然和同剧组的三奖影后、老牌影帝、老戏骨们比,那是差了一大截的,但是基本上也能让杜导满意了。

    在《夜半歌声》里,明喻扮演的是女主角叶香蝉的弟弟叶阳。这是一个17岁的少年,长相俊秀漂亮,但是由于常年卧病在床,导致皮肤惨白,精神也比较虚弱。

    这部电影的故事背景,放置在了两百多年前的十九世纪。

    那时候,华夏正处于封建王朝变迁的重要时期。新兴的科技与制度正在崛起,而古老腐朽的王朝却不想轻易服输,于是便造成了整整十七年的动荡。

    十七年战争的第二年,叶阳的父母便在战争中牺牲了,只留下一对姐弟在战火中相依为命。

    谁也不知道十二岁的叶香蝉是如何带着仅仅七岁的弟弟,从炮火四起的前线一路逃亡到了大上海的,但是他们抵达这个所谓的不夜城时,却已经饿得即将昏厥。

    大概是因为刚出生的时候没有吃好的缘故,叶阳自小就体弱多病,等到了十二岁的时候更是无法自己独立行走。>  ﹏雅文8  w=w-w=.·yawen8.com

    那时候的大上海是烽烟四起,即使是和平区,封建势力与新兴革|命势力也有渗入其中,一对小姐弟更是难以生存。

    叶香蝉白天就去打杂工,晚上就去港口搬运货物。之后却因为一张美丽的脸庞遭到了歹人的迫害,为了照顾自己、为了照顾弟弟,那时候,叶香蝉被逼得走投无路,最终被贱人迫害,来到了上海最大的舞厅,开始了自己的卖唱人生。

    叶香蝉这个名字,在这个世界里是许多人都知道的巾帼英烈。

    她13岁来到大上海,以一介女流之躯度过了五年颠簸的岁月。而在18岁以后,她成为了大上海最知名的当红歌女,流莺般的歌喉、美艳的外貌,无数人拜倒在她的裙摆下,自愿成为她的坐下宾客。

    叶香蝉这一生只爱过一个人,然而那也只是一次短暂的交汇,一个革命党人被敌人埋伏,身受重伤地藏在了一个小巷里,正好被工作结束回家的叶香蝉碰见。

    在那三天的时间里,这个身份低贱的歌女将这个年轻的革命者藏在了自己的屋中,听他讲述南方的起义,听他讲述轰烈的战场;听他说在海的对岸还有许多未知的国度,听他说在革命党人的心中,男女是平等的、爱情是自由的。

    三天以后,这个男人不告而别。他自知叶香蝉为了自己的弟弟,是不可能跟随他离开的,于是他便悄悄走了。而在那一天,叶香蝉拿着对方遗留下来的信,却没有像他所说的那样烧毁。

    这是那个男人给她的最后一份纪念。

    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叶香蝉仍旧照顾着自己的弟弟,每天在大上海舞厅里卖唱。

    直到那个革命党人的再次出现。

    叶香蝉的客人中有不少是达官显贵,于是那人便请求叶香蝉帮助他,做革命党的地下线人。﹎>  >雅>文吧﹎  w`w·w=.=y`a-w-en8.com

    叶香蝉起初是拒绝的,然而那人却问她:“你愿意让这个世界,永远的不公平下去吗?”

    从那以后,叶香蝉便成了革命党人的地下线人。她开始频繁地为革命者贡献自己所知道的情报,直到在某次极其重要的战争前,叶香蝉的身份突然被一个叛徒给揭露了。

    那个叛徒受不了刑罚,就揭开了叶香蝉的身份。而这个被人看作是下贱歌女的单薄女人,却硬生生地扛过了所有的刑罚,直到身上的最后一滴血被榨干的时候,她仍旧在轻声唱着——

    『风尘里来,又往风尘里去,世上几多痴儿,又哪有你多情。唱罢一曲,又来乐声相询,上海歌舞不为你,港湾里的水,道不尽对你的痴心……』

    叶香蝉至死,只剩下一件未了的心事。

    她这一生没有知己好友,爱情也从未得到结局,只有唯一的一个弟弟,愿他此生安好,能不为自己所拖累。但是她却也不知道,在她的事件曝光后,那封她私藏的信却被人搜到,同一夜,她唯一牵挂的弟弟便与她一样,以同样的方式经历了无数的刑罚,最后惨死狱中。

    手指被刺戳得已不成形状,本就单薄的身体却为了让他清醒地接受拷打,而被注射了兴奋的药剂,导致这个本就体弱的少年硬生生地被折磨而死,到最后连一块完整的皮肤都没有留下。

    叶阳临死前,什么话都没有留下,但是当这些人逼问到叶香蝉的事情时,他却难得地露出了微笑。

    十七岁的少年,已经不可能不谙世事了。他是个没用的废人,苟延残喘的这么多年,自己姐姐所作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时至今日,他却是第一次感到自己不是一个废物。至少,他可以为自己的姐姐做最后一件事,为她保密。

    叶家两姐弟,在革命还未结束的时候,就成为了这漫长十七年战火中的牺牲者。

    他们短暂卑微的一生,如同扑火的飞蛾,最后虽然葬身在那无尽的大火里,却也为这场燎原的大火添加了一笔薪柴。

    而明喻录制的最后一个镜头,就是叶阳在邻居的帮助下,偷偷摸摸地拄着拐杖,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去街上买一块杏饼,给姐姐吃。

    在父母去世前,姐弟两都很爱吃杏饼,小小的一块,入口即化。这些年来,叶阳不敢去奢求吃任何好吃的零嘴,但是这是姐姐的生日,他存了一年多的钱,只想着给买下商店里最大、最漂亮的那铁盒杏饼。

    而在那条街上,拄着拐杖的叶阳在街对面见到了他的姐姐。

    穿着红色艳丽的旗袍,身姿婀娜,线条诱人。鲜红的嘴唇和灿烂如花的笑容,让叶阳整个人都怔在了原地,身旁无数的行人来来往往,而叶阳的眼里只有自己浓妆艳抹的姐姐。

    他拄着拐棍,不顾残腿地就妄想跟上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人。

    叶香蝉走得太快,消失在了街角,而叶阳无法跟上,到最后已经摔在了地上。于是在路人异样的目光中,这个孱弱的少年双手并用、一步步地爬着过了街角,终于看到了舞厅大门口最大的那张海报。

    海报上,那个说着每天给人做保姆、主人家很慷慨的姐姐,穿着美丽动人的旗袍,涂抹着艳红刺目的嘴唇,眼波流转,引人遐想。而在那海报的右下角,写着——

    『红牡丹』。

    叶阳在满大街的人群中,整个人狼狈地趴在地上,哭得无法抑制。

    世界没有给这两个人以公平,但是这两个人却用生命让世界得以更加公平。

    ……

    电影正式杀青后,毕竟是在剧中死过一回了,所以明小玉笑眯眯地收下了各种压惊红包。

    等到晚上杀青宴的时候,萧碧清再一次喝多了,然后还凑不要脸地死活抱着人家小香菇,撒酒疯道:“香菇,我和你讲,这个角色非你不可……嗝……老娘长得这么好看,你说,除了你,谁还有资格当我弟弟啊……”

    明喻一边扶着萧碧清,一边哭笑不得地说道:“是是是,萧姐,这真是我的荣幸。”

    萧碧清这说着说着,还来劲了,一个劲地说道:“就是!我跟你讲,我才是香菇圈的大粉头!我是领头菇!那什么姓Z的,粉丝数量连我的零头都没有,我才是领头菇!”

    明小玉:“…………^_^”

    合着您这掉马掉得,还掉出自信了啊。

    越说,萧碧清就越不要脸地开始动手动脚了。先是摸着人家明喻的脸,狠狠地掐了两把,接着那咸猪手还往下面走,眼看着就是袭胸了!

    突然,一只手赶紧地从女色狼的手中夺走了呆愣住的明喻,另一只手轻轻一推,萧碧清便摔倒在了自己的小助理怀里。

    及时赶到的席择脸色一黑,轻哼一声,看向那可怜兮兮的小助理:“看好你家色……你家萧碧清,小心别被狗仔记者拍到什么不该拍的。”

    小助理立即唯唯诺诺地点头。

    而接下来,早已曝光关系的席先生是大大方方地搂着自家香菇的腰就进了停车场,即使一路上似乎被几个狗仔给拍到了照片,席先生也脸皮极厚地继续搂着。

    等进了车,明小玉试探性地问道:“醋了?”

    席先生挑眉:“醋气冲天。”

    明小玉低笑:“酸得不错,今天我喜欢吃酸。”

    闻言,席择抬眸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某个狗仔镜头,接着毫不避嫌地低在自家香菇的嘴上啃了一口,然后趁着香菇还没恼怒,赶紧先下手为强,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