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行情

    丫非常无聊,平日里不仅仅研究过易容,还研究过唇语,所以,这小子本来就觉得扮宫女挺无聊的,这时候,就兴致勃勃地将帝震云的话一字不漏地翻译给了柳汐晚。雅文8﹏> ﹍ w-w-w`.·y·a-w`e-n·8-.`c=om

    柳汐晚皱着小眉头,其实,说起来帝震云的这些话也没什么问题的。

    青梅竹马的长大的妹妹,嫁人了,还死在了他的前面,所以,他顾念故人之子,对轩辕凛疼爱犹如亲生女儿,而且,也关心她死后的坟墓,其实也说得过去。

    只是,或许是她也对帝震云有偏见吧,他那样注意收敛情绪的人,很少会暴露自己的感情的。

    但是,今天是有些太多愁善感,要不就是他故意装的,为的是轩辕凛死心塌地帮他做什么事情,要不就是他情难自已。雅文吧  w·w=w.yawen8.com

    若是情难自已!!

    柳汐晚被自己想到的某种可能的真相吓得脸色惨白。

    “猪,你怎么了额?”莫克有些担忧地看着柳汐晚,第一次看到她露出害怕的神情。

    不行,她必须要弄清楚!!这事关很多人的性命和前途,若真的和她猜想的一样,那么这么多人争夺那个太子之位就变成了一个笑话!!

    “莫克,你觉得——轩辕将军和皇上——像嘛?”

    柳汐晚犹豫地问道。﹎  雅文_吧 > w=w-w`.-y-a-w·en8.com

    “哈?你说啥?”莫克刚刚正看得兴致勃勃的,此时,闻言,不由得一愣,转而看向柳汐晚。

    柳汐晚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没事,你可以不用知道的。”

    “喔。”莫克继续饶有兴趣地看着帝震云和轩辕凛说话。

    柳汐晚感觉自己的脑容量似乎有些不够。

    先,帝凤夜喝醉了说的那些混话,什么不要离开他,如论他对她多坏都不可以离开,还说自己以后一定会后悔,这什么跟上什么啊?应该是他喝醉了胡言乱语吧?

    还有就是自己新现的,帝震云和轩辕凛的关系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这太可怕了,无论哪一件事情,都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见众人没有人注意,就偷偷拉了拉莫克的袖子道:“你陪着我出去走走”

    莫克不大乐意,他还想继续练习唇语呢。

    无奈柳汐晚用力掐他,他只好骂骂咧咧地跟着溜达了出来。

    柳汐晚先找了个地方,拿自己胸前的小兔子戒指把玩了一番,然后现兔子的眼睛,时候有些奇怪。

    拔下自己的簪,对着兔子眼睛,用力一刺,一个很小的纸卷就掉了出来。

    但是,柳汐晚对着柳光看纸卷有些暴躁,上面一个字都没有,这是帝凤夜那家伙在和她开玩笑嘛?

    不过,也许是用特殊的方法处理过,她只好将纸卷再次放回那个兔子戒指里去。

    第二点,她需要印证的,她飞快地跑回去找沈氏了。

    “你怎么回事?怎么做人妻子的?竟然丢下自己的相公自己跑回来了,娘娘现在还没有被正式册封,做出这样的事情,还能被原谅,但是,若是以后正式举行了仪式还是那么冒失,那丢脸的可是殿下,老身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生的。”

    “面子比命重要吗?沈嬷嬷,我急着回来是想问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柳汐晚的表情却是前所未有的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