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行情

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井姐传奇 > 第0115章 沉住气
    井老太太一听,当即止住泪水道:“天哪,这可怎么好,这不是要撇下我们一大家子不管吗?李老爷,你就善心,在井姐面前为我们说上几句好话,从前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雅文8>  w-w`w=.-y`a·w=e=n-8=.·c`o-m现在井姐达了,也不能撂下我们不管不是吗?我们这些人饿死街头,她的脸上也无光啊!”

    “井姐的事情,我怎么劝得了啊?老太太您别忘了,她可是我的东家啊!她若是真不高兴了,一句话就把我打走了。您也别为难我了,我的饭碗砸了,对您也没什么好处,不是吗?”

    李大憨也真是一个强人,居然能把拒绝的话说得低三下四的。

    井老太太不断地眨巴着眼睛,脑子里不知又在打什么主意。

    这时,李大憨又说道:“老太太,依我的主意,咱们还是回到乡下去吧,安安生生地过日子。不要眼红别人的生活,钱是个好东西,可不是人人都有本事赚到的。别人只看到井姐的风光,又有几个人能明白她受的煎熬与苦楚呢!”

    “你当我不想回乡下吗?我在那里生活了大半辈子,眼看着要入土了,我怎么舍得离开那里啊。可是,那个老宅子已经卖了,我还能回到哪里去呢。”老太太说着,又拭起了眼泪。

    李大憨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得了,我今儿个就擅自作个主,用我自己的钱把你们的老宅子买回来,你们收拾收拾就回吧!”

    “可是,我们没有经济来源,以何为生呢?”井老太太得寸进尺。>  雅文吧_  w·w`w`.`y·a=w=e=n=8.com

    “老太太,我给你们的可是我自己的钱,是李家的钱!”李大憨强调着。

    “怎么着也得给些个生活费吧?”井老太太才不管是谁的钱呢,只要拿到她的手里就好。

    李大憨真后悔搀她起来,惹了这么个大麻烦,早知道这样,就由着她跪在那儿好了。怪不得井小田那么讨厌井家的人呢。还真不招人待见。

    于是,阴沉下脸来,一声不响走开了。

    井老太太讨了个没趣,心中也是十分忐忑。正担心李大憨不帮她赎回老宅,便瞧见井小田一步踏进了院子。

    到底是沾了井家的血脉,心里还是放不下。井老太太心里一阵得意,故意绷起了脸,不说话。

    井小田却不以为意。淡淡笑着,说道:“老太太,您怎么坐在这呢?还是到我娘那里坐坐吧,有什么话也好直接说。”

    原来,井小田打走李大憨之后,就进屋对林芝说起了事情的原委,林芝当即劝道:“亲缘关系,终归是改变不了的,也是无法讲理的。雅文8  w=w·w.yawen8.com打断骨头连着筋呢。不要为难李大憨,还是把老太太请过来。有什么事,我们自己解决。”

    “可是,娘,我今天得到消息,去年我们娘俩招了邪祟险些丧命这件事,也许并不那么简单,背后那个人,很可能就是老太太。”

    井小田表情严肃地说道。

    林芝一听,当即愣住,她从没想过。老太太真的会置她于死地。

    稳了稳情绪,林芝开口了:“那又如何呢?别想那么多了,如今他们真没饭吃了,你还能眼看着他们饿死不成吗?君子以德报怨。大人大量吧。”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井小田不乐意。

    “难不成,你还要割肉还母,挑筋还父?”林芝笑道。

    “为什么总要我违背内心,成全别人呢!难道我真是一个任人揉捏的软杮子?”井小田哀叹。

    “每个人都有无奈之处,别想那么多了。把老太太接过来吧。”林芝劝道。

    “好吧。”

    井小田勉强答应下了,这才捏着鼻子来到井老太太面前。

    此时,井老太太见井小田开口了,很是得意地说道:“井丫头,这是过来请我到你那里去吗?”

    “老太太,有什么话还是到我娘的院子里说吧。这里毕竟是别人家,不太方便。”井小田压低了声音道。

    “我都一把年纪了,一向坦坦荡荡的,还有什么事怕别人知道呢?”老太太故意高声高气地说道,仿佛井小田虐待了她似的。

    “是吗?前段时间听说有个吴道婆死的蹊跷,好像有人知道底细。”井小田慢吞吞地说着,眼睛溜溜地打量着井老太太的表情。

    井老太太的一听这话,脸上的肌肉居然不由自主地跳了几下,她一下打断了井小田的话,有些慌乱地说道:“行了,有什么话,到家里去说吧。”

    说罢,抓起拐杖向门外走去。

    井小田心中当时就明白了,她恨得牙根直痒,却也无计可施,只得跟在井老太太身后,一同走向自家的院子。

    毕竟心有不甘,于是井小田边走边说:“老太太,你那对金镯子收藏得还好吗?我好像在别处见到过一只和你那一样的呢,上面的字也相同,你说世上真有那么巧的事情吗?”

    井老太太不想听井小田说这些,赶紧打断她的话,说道:

    “这孩子今天这话怎么这么多呢?你爹他们都吃不上饭了,你不赶紧想辙,净说这些没用的事情做什么。”

    “好啊,今天我倒要先听听老太太的打算。”井小田正色道。

    此时,井老太太已经来到了林芝的屋子里,见屋子里的家俱摆设都富丽堂皇的,到处都透着一股殷实劲,不由得暗暗嫉妒。

    正准备狮子大开口,井小田先说话了:“对了,老太太,我还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准备带着我娘到京城里去呢,也省得离你们太近了,妨你们的事儿,碍你们的眼。”

    井老太太那么精明的人,早就明白了井小田的意思,她盘算了半天,决定采取小刀薄片慢慢割的方式,先说一个井小田可以接受的数目,稳住井小田,别让她真的跑了,以后连个人影也抓不着,那真没办法要钱了。

    于是缓缓道:“我知道你嫌我这老不中用的麻烦,我也想回到乡下住,可是老宅子已经卖了,我没地方呆了。”

    说到这儿特意闭了嘴,等着井小田开口。

    那井小田经过这么多磨难,早变成了一个耐得住性子的人,她也不吱声,只慢慢地品着手上的铁观音,一副事不关己、不急不恼的样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