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行情

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男神抽奖系统 > 第三百五十六章:正确的判断
    “我现在还不能给你肯定的解释,但你信我是没错的,你要是真拿仪器满屋子扫瞄的话,肯定是白费力气。﹎_ _﹍ 雅文8  w·w·w=.-y=a·w·e·n`8.com”江言笑道。

    听江言这么一说,王警官心里微微来气,他在警局里算是个有经验的技术人员,这种情况下,他确定有人在叶家安置了隐形摄像头,可这个比自己小不少的年轻人居然说自己白费力气。要不是念着江言给秘书长治病得到秘书长器重的话,他恐怕当场就要骂过去了。

    王警官只是一名普通的警察,在秘书长面前,简直就跟个小啰啰一样,自觉身份低微,而江言却是秘书长器重的人,如今江言说自己不用去拿仪器扫瞄,他倒是呆住了,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了。

    “哟,我说江言,你是华清医学系的学生,是个学医的,我承认你的医术厉害,不过难不成你还会查案?看不出你还是个多面手啊!”林昊辰在一边冷嘲热讽:“你凭什么就认为偷拍者没安摄像头,王警官是一名专业警察,难道他还不如你?”

    王警官忌惮秘书长器重江言,可林昊辰却自认是秘书长的健康顾问,和秘书长关系不一般,可不怵江言。雅﹏﹎文>>8 ﹍ w-w`w=.·y-a`w-e`n`8-.·com

    “我这样判断,自然有我判断的道理,用不着像林医生你交待吧,而林医生你难道到现在都还没现一个规律吗?只要是你怀疑质疑的东西,最终都证明是对的。”江言冷冷道。

    “你……”林昊辰再一次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只得对王警官道:“王警官,你别听这小子瞎说,他不懂装懂才在这里充专家,我看肯定是偷拍者安装了隐形摄像头,你还是去用仪器扫瞄吧。”

    王警察也知道林昊辰是秘书长的健康顾问,和秘书长关系也非同一般,听林昊辰这么一说,顿时赞同的点了点头,而且在去扫瞄之前。还不爽的看了江言一眼。

    江言则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已经告诉过王警官这样是白费力气了,他如果非要这么干,自己也不能强行去阻止他。

    “喂。你知道江言曾经做过什么吗?他曾经帮助……”一边的叶梦蓉见林昊辰质疑江言的判断能力,便想将江言之前在学校里帮助警方破获大案的事情给说出来,结果却被江言用眼神制止住了。

    江言制止倒不是因为低调,而是这种情况下说出当年勇,就有点自吹自擂的意思了。>  雅文>8  w=w`w`.·y-a-w-e=n`8-.`c`om自己不需要这样。一切用事实说话,等最后的结果证明自己是对的,这才能服人。

    而在王警官去拿扫瞄仪去扫叶家各个角落的时候,江言却是继续看那视频起来,想从中看出一些蛛丝马迹出来。

    这个偷拍事件是叶父的心病,如果不帮他解决这个心病,自己也就没办法着手替他治病。

    江言盯着那视频看了一会儿,突然“咦”了一声,然后自言自语的道:“怎么会这样?这不科学啊,不太可能啊。”

    “怎么了江言。难道你现了什么了吗?”一屋子的人,注意力基本上都在那王警官身上,因为大家都比较赞同王警官的意见,觉得肯定是有人在家安放了摄像头,而唯独叶梦蓉亲眼见过江言不凡的侦破本领,对他十分信任,因此注意力一直放在江言身上,此时听他自言自语,便立刻问道。

    然而江言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那视频上,时而定住画面。时而快进,时而倒放,对叶梦蓉的问话充耳不闻。

    而叶梦蓉也知道江言是在思考问题,只是在一边静静看着也不再打扰了。

    “江言。你有什么现?”大约半个小时后,江言研究了这视频也有了半个小时,突然松了口气露出了然的神色来,叶梦蓉见状便立马问道。

    江言看了叶梦蓉一眼,正准备说话,而此时。却见王警官带着一些仪器走了过来。

    王警官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他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用仪器在叶家扫了一遍,没放过任何角落里,结果什么也没找到,无功而返。

    “这位江言同学,看来你是对的,我仔细搜索过了,偷拍者果然没在屋内任何一个地方安放摄像头,不过我想问问你,你先前是怎么知道的?”王警官手上的这些仪器,都是最先进的高科技探测仪器,任何隐蔽的摄像头,都不能逃过这些仪器的探测,而如今这些探测仪器没能找到摄影头,证明确实是没摄像头的。

    自己要用这些精密的仪器最终才能确定屋子里没任何摄像头,而江言之前仅凭肉眼观察就看出来了,所以王警官先前对江言有些不屑,如今对江言却是十分的佩服了。

    “很简单,通过这个视频的画面感就知道了。”江言指着视频解释道:“大家看这些画面,很多画面由远而近,或者由近而远,这证明拍摄的时候拍摄的人是不停的移动着的,而如果是在屋子里任何一个角度上安放摄像头,摄像头应该是完全静止的,效果和画面上的会不一样的。”

    “没错,江言同学,你分析的倒是完全正确,我们当初看这个视频时,也是这么分析,觉得是有人拿着摄像机在拍摄,不过……”王警官有些疑惑的道:“不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有人在拿着摄像机拍,那么秘书长一家人不应该现才对吗?”

    “没错,如果是有人拿着摄像机在拍,的确会被人现,那么这个就不叫偷拍了。”江言笑着道:“但是王警官,你们有没有想过,偷拍者在拍出这些视频时,是隐形的,或者说,对方用了一种障眼法,让你即便看到了对方,却也现不了对方的存在?又或者,偷拍者并不是一个人,而是某种东西。”

    “啊……”一听江言说偷拍者有可能不是个人是某种东西,叶梦蓉忍不住惊呼一声,毛根根竖起打了个冷战,不是人是某种东西,那不就是鬼了吗?

    叶家的其他人的表现虽然没叶梦蓉那么夸张,但想到家中既没被安装摄像头却仍然被人偷拍到而没被现,那么家中有可能还真出现了“那东西”,因此都有点怵得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