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行情

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东方妖怪学院 > 160 尽在不言中
    将对手给解决了,张奇不由的喘了几口气。_ 雅文﹍8  w=w`w-.`y`a=w-e`n·8·.=com

    虽然除了一开始被靠近之外,在拉开距离之后就没有受到什么伤,所以并不怎么感到疼痛,但一瞬间将妖力消耗过半,却是有种虚脱的感觉。

    张奇感受着身体隐隐传来的空虚感,颇有些不习惯,但真要说起来,更多的却是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第一次,不用因为悬殊的差距而小心翼翼,能够依照着自己的步调战斗着,那种舒畅感,压倒了一切的不适。

    不过他虽然想稍作休息,思考一下刚刚的战斗,却也知道现在不是停下的时候,虽然此时他消耗过大,却还是操控着金乌本相,准备要去支援地上的战斗。

    但张奇刚将注意力放在地面上的战斗之时,整个场面却让他愣了愣。

    此时在地面上的战斗,最为醒目的可以说是睚瑜联手饕璟对抗对面的四凶之二,虽然饕璟的饕餮本相那边在同为四凶地混沌本相的攻势下呈现了劣势,饥饿似乎还是影响到了她的注意力,但睚瑜却操控着她的睚眦本相将对面四凶之一的穷奇本相压制得死死的。

    那穷奇本相已经没有刚开赛时那样地凛凛威风了,除了满身是伤,它和睚眦本相战斗的地方也散落了一地的羽毛,似乎是自己的翅膀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所以当张奇看过来的时候,只看到穷奇本相原本巨大的双翼死死的拢在了自己身体旁边,不敢张开。

    面对着睚眦本相如疾风暴雨的的攻势,似乎只能不断闪躲,勉力支撑着,甚至,若不是另外一个属于四凶的混沌本相帮忙分担,那穷奇本相可能已经出局了。

    混沌本相在面对饕餮本相的战斗之中,逐渐地占据了优势,所以当看到身旁的穷奇本相开始呈现败象之时,倒还是能腾出手。支援穷奇本相,想要挽救穷奇本相的颓势。

    但混沌本相这一插手,却是不妙,睚眦本相面对着混沌本相和穷奇本相两个本相的联手。﹎_ _﹍ 雅文8  w·w·w=.-y=a·w·e·n`8.com竟是不退反进,攻势更加的凶猛。

    睚眦本相口中衔着宝剑,削、挑、劈、刺,既像使剑,又像用刀。带着寒气不断地向混沌本相和穷奇本相身上招呼着。

    面对着睚眦本相如行云流水般的攻势,混沌本相和穷奇本相却是拼命闪躲着,尽力避免与那带着寒气的宝剑硬碰,似乎已经吃过那宝剑的亏。

    两方相比之下,睚眦本相更像是围攻的一方。

    混沌本相只能渐渐地抛下了自己原来的对手,转而以睚眦本相为主要的防御对象。

    情况反而变成了睚瑜操控着她的睚眦本相将对面两个攻坚主力给牵制住了,几乎可说是以一敌二,却完全不露败象。

    这...都给她玩就好了啊!!

    看到这样的情况,张奇不由的撇了撇嘴,虽然知道睚瑜很强。却没想到能强到这样的程度,带着一个可说是有些扯后腿的饕璟,还能以一己之力弥补。

    也难怪刚刚自己在与昂昴本相战斗的时候,直到胜出,对方都没有来帮手,原来是死死的被睚瑜给牵制住了,没能腾出手帮忙。

    刚才战斗之中,张奇自己都忘了,对面真要说起拥有滞空能力的,除了昂昴本相之外。还有穷奇本相和浑沌本相。

    但整场空中的战斗直到结束为止,都没有第三者个插手,对方有能力插手的两个本相被睚瑜几乎可说是一己之力给缠住,只能看着自己的队友被淘汰出局。

    穷奇和混沌不可能不想帮助昂昴。但自始至终,他们却是不曾找到任何的机会能够腾出手。

    睚瑜几乎可以一战二的维持均势,再加上有个虽然不太靠谱,但也算是战力的饕璟,似乎是不太需要帮忙,张奇惊叹了一会后。﹏雅文﹍吧  w·w-w-.`y-a·w`en8.com不由的把注意力转向其他地方的战斗。

    此时对方的九头狮子本相和青牛本相正在和己方的狻猊本相和九尾狐本相酣战着,双方俱是三星强化的水平,但九头狮子血脉和青牛血脉虽然也不凡,却还是逊色于狻猊和九尾狐血脉,战力上的差距之下,胜利的天秤已经逐渐向狻瑞和九璃倾倒过去了。

    看来这边的战斗也没有问题,张奇侧过头看向另一边,但另一边的情势就没这么乐观了,黄文瑶操控着她的黄鼠狼本相和对面天蚕本相纠缠着,却是在这短短的数十息时间里,已经呈现败象,略显不支。

    本来黄鼠狼就不是什么战力强大的血脉,真正威力无穷的是那像生化武器般的天赋,但此时四周都在乱战着,敌我混乱一片,却是不好使用,深怕一个不小心,反而是给自己队伍造成更大的伤害。

    最强的武器不能使用,黄鼠狼一脉的妖怪也不是善于正面硬刚的风格,黄文瑶的黄鼠狼本相在天蚕本相不时变化为马,不时又变回蚕,风格多变的打法之下,左之右拙,眼看就要变成本场战斗第二个被淘汰的学生了。

    似乎感受到张奇的目光,已经占尽优势的蚕女一脉的少女也看向张奇,眉头轻扬,一脸的得意,先伸手点了点自己,而后又虚点张奇几下,好似在说「等一下就轮到你了,单挑你个弱鸡!」

    感觉自己读懂了那少女的表情,还脑补了不少,张奇真诚的对着那少女点了点头,仿佛一切尽在不言中,但他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麻烦对方,让对方久等也不好,自己主动上前好了。

    下一刻,在空中盘旋的金乌本相带着热焰向着黄鼠狼本相和天蚕本相战斗的地方俯冲而去。

    你踏马的逗我啊...!?看到金乌本相的动作,在看着张奇那真诚的表情,蚕女一脉的少女下意识的抽了抽嘴角,一脸的愕然。

    不应该是私妖恩怨吗?

    双方各自解决一个对手,然后堂堂正正的单挑啊!

    为毛一脸真诚,好像很明白一样的杀过来围攻了啊!?

    一连串的疑问涌上了心头,无语的少女却还是只能操控着自己的天蚕本相作最后的一搏。

    只看到天蚕本相化身的白马突然前蹄扬起,两团白光包裹着在空中虚踏的双蹄,下一刻,带着沉重如山的气势往面前的黄鼠狼本相踏了下去。

    却是想趁着金乌本相到来之前。打一个时间差,先拼死一搏将黄鼠狼本相给送出场。

    若是顺利的话,那就算金乌本相趕到,场面卻也又变回了一对一。独自公平应战的话,那天蚕一脉的少女可不认为自己会输,应该说,那样的场面,正和她意。她可就是抱着要解决击晕、丢弃、掩埋之仇才站到这里的。

    看着眼前已经有些狼狈不堪地黄文瑶,虽然已经让同为凶手的她付出代价了,但那天蚕一脉的少女却还是不甚满意,她最主要的目标可是在她晕过去前印象最深刻的张奇,所以就算黄文瑶的黄鼠狼本相已经被她的天蚕本相压制的狠狠的,但她却始终没有满足。

    她可不能让眼前的这家伙阻止她解决私妖恩怨啊,心下却是一狠,打定主意要在这一击当中把黄文瑶的黄鼠狼本相给淘汰掉。

    若张奇知道那天蚕一脉的少女心中所想,大概只能无奈喊冤,毕竟让那少女印象最深刻的原因。是因为他站在那少女面前没有出手攻击,结果这反而是他被找上的原因,根本只有无语。

    那天蚕一脉的少女操控着天蚕本相就要落下,但却是太过于小看黄文瑶了,虽然黄文瑶并不擅长正面硬战,但身为第二次本相战争的胜利一方,却还是拥有着比大部分学生多的优势,她有着两种术法。

    以院长一贯的风格来说,对于本身天赋与度无关的妖怪,他们的本相获得的第一种术法通常都是加效果的辅助型术法。对于这点,黄文瑶也不例外,她的第一項术法是一种能加的术法,但除此之外。她却有第二种术法,能在正面战斗中派上用场的术法。

    眼看着那天蚕本相化成的白马的双蹄正带着千钧之势踏向黄鼠狼本相,突然一阵气旋突兀的出现在两个本相之间,将白马那泛着白光的双蹄给挡下。

    风盾。

    五行术法中,风系的防御术法,黄文瑶的黄鼠狼本相获得的第二种术法。在这关键的时候,终于使用了出来,将天蚕本相势在必得的一击给挡下了。

    不过虽然挡下了,没有实质的被击中,但是在冲击之下,黄鼠狼本相还是在一股巨力的作用下被打飞了出去,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挣扎了半晌才又站起,身形却还是不稳。

    但总的来说,却是撑过了天蚕本相的全力一击,没有被淘汰出局。

    趁此机会,张奇的金乌本相也带着熊熊烈焰冲了过去,停在了天蚕本相和被打飞出去的黄鼠狼本相之间,虎视眈眈的看着明显用过大招,气息有些虚弱的天蚕本相,对视着。

    就这么犹豫了一瞬间,张奇操控着金乌本相直接一口阳炎就攻了过去,虽然他有想要不要等黄文瑶缓过气来一起夹攻,以节省消耗,但却也不想给对方喘息的时间,所以二话不说就攻了过去。

    “等等,你刚刚不是在对峙吗!?”那天蚕一脉的少女一边强行操控着自己的本相进行闪躲与防御,一边大叫道。

    “怎么了吗?”张奇操控着金乌本相攻势不停,却开口问道,毕竟虽然被挑衅,但他也没怎么生气,反而觉得那少女的反应一直都还挺有趣的。

    “对视的时候不是代表要放话吗!?”少女一边手忙脚乱地操控着本相,一边大叫着。

    张奇嘴角抽了抽,怎么感觉来找自己麻烦的家伙都这么逗比,看到那少女一脸的气愤,张奇沉默了片刻,艰难的吐出了一句。“一切尽在不言中。”

    少女一脸恍然的点了点头,身为她对话的对象,张奇却完全不知道她在点个什么劲。(未完待续。)